瑞典古斯塔夫风格的故事

当我们在谈论北欧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些什么呢?简约、雅致或是唯美?事实上“北欧”已经成为了一种风格的代名词,在家居方面尤为如此。其中在室内设计中最具代表性的非瑞典古斯塔夫风格莫属!

这个赢得世界美誉的“瑞典式雅致”和“瑞典式摩登”真正意义上的传统瑞典风格,最早可溯源于1770年代,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Gustav III1771-1792在位的统治时期,是当时瑞典王室宫殿中使用的装饰风格。

除了在皇室中履行国王职责,这位瑞典王还非常喜欢戏剧表演和文学艺术,他创立了瑞典学院并且是皇家歌剧院的专员,同时对所有设计、装饰和时尚都有着异于常人的热情。

1770年,作为王储的古斯塔夫三世到访法国凡尔赛,在此次长达一年的访问中,古斯塔夫生活在凡尔赛宫,在那里,他发现了那些时髦卷曲的洛可可风格和庞贝式的新古典家具,古斯塔夫对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与设计异常着迷。

由此,他爱上了新古典主义风格并将它带回国内,新古典主义风格的装潢在瑞典得到国王的支持与推广,开始创建自己的“北方巴黎”。这位专制开明的君主,虽然在行事方面饱受诟病,但他对艺术的理解、颜色和设计却有着无懈可击的眼光。

从左侧; 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王子弗雷德里克阿道夫,查尔斯王子。 肖像画由亚历山大罗斯林 (1771)。

在皇家中心,古斯塔夫也进一步诠释了这种风格。比如桌椅腿通常纤细带有凹槽,装饰品使用较少却是点睛之笔,包括精致的叶片雕刻、希腊图案花样等。家具通常粉饰纯白色、奶油色、蓝色油漆,都透着明亮的灵性,虽然受到洛可可和庞贝式风格的影响,但此时诞生的古斯塔夫风格无疑更为简洁雅致。

如今的世袭王子宫(Arvfurstens palats)便是这种风格的缩影。

世袭王子宫兴建于1783-1794年,它最初是为古斯塔夫三世的妹妹索菲娅·阿尔贝蒂娜公主(Sophia Albertina)而建造的。1782年母亲去世后,索菲娅入住宫廷,陪伴在哥哥古斯塔夫三世身边。

Sophia Albertina, Princess-Abbess of Quedlinburg Abbey.

国王希望能按照皇室身份给妹妹一个住所,便委托建筑师埃里克·帕尔姆斯泰特(Erik Palmstedt)在皇宫以北的地区建造一座新的宫殿,保留旧时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的同时融入这种新风格,这座宫殿可以说是最具古斯塔夫三世时代风格的建筑。这座宫殿在1935年被列为历史古迹自1906年起为瑞典外交部所在地。

在这座宫殿中,路易斯·马斯列利斯(Louis Masreliez )设计一种名为“Great Salon”Bla salongen的沙龙此时的沙龙装饰风格被称为“晚期的古斯塔夫”。沙龙里保留着原始的蓝色和白色的切割玻璃吊灯,两个砂岩炉和纺织品。此外还有由新古典主义雕塑家Johan Tobias Sergel所作的古斯塔夫三世妹妹Sophia Albertina的半身像以及意大利政府捐赠的四件雕塑作品。

在名为Sällskapsrummet的客厅里,Sophia经常和她的侍臣们在此刺绣聊天,Louis Masreliez的墙壁框架中丘比特和缪斯的形象,曾是宫廷刺绣的主流图案。如今已被彩色花朵的墙纸取代。房间里有两台由Gottlieb Iwerson和Georg Haupt设计的17世纪书桌,后者装饰着一个原本打算送给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的墨水瓶。

这套家具珍品背后有着一个独特的故事。它是为古斯塔夫三世的妹妹索菲娅·阿尔贝蒂娜公主而制作的,并被放置在斯德哥尔摩世袭王子的宫殿里。

名为Arbetsrummet的房间最初是作为公主的卧室,后来成为她的候诊室。房间里的许多家具都颇具时代特色并且这些物件仍保留在原来的位置。如贝尔沙萨的宴会Belshazzar和以瑞典盾徽为特色的洛可可内阁

1792年,在一场化妆舞会中,古斯塔夫三世遭枪击暗杀,之后便死于伤口感染。在他去世之前,在全欧洲建造最宏伟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宫殿已经奠定基础。自他去世古斯塔夫显然已经成为世界闻名的家居风格的代名词。直到今天,这种风格依旧受到博物馆和艺术史学家的高度重视 

虽然真正的古斯塔风格是在1780年到1810年,但到了20世纪20年代每隔25年这种风格便会在此复苏流行,每次都稍有改变。

如今和当时欧洲盛行的新古典主义风格不同,瑞典人通过对风格中繁杂的优雅形式进行简化,增大了舒适性的比例,把这种风格设计推向顶峰。当欧洲的巴洛克和洛可可式因过于精致复杂而无法迎合现代人品位时,古斯塔夫时期的设计却以它的舒适元素设计而备受青睐,这就是古斯塔夫风格的精髓所在。